中/En

玄秘塔碑

作者:admin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1:57:33

阅读次数:

玄秘塔碑(图1)


玄秘塔碑(图2)

唐会昌元年(841)

裴休撰    柳公权书

此碑记述长安安国寺上座大达法师端甫在唐德宗、顺宗、宪宗、穆宗、敬宗、文宗六朝受到礼遇及弟子为其建造玄秘灵骨塔的事迹。柳公权书。

“唐人尚法”,仅就楷书而言,初唐、中唐群峰并峙,初唐有欧阳询、虞世南、褚遂良、薛稷所谓“初唐四家”,中唐有颜真卿、徐浩等巨擘,而晚唐则柳公权几乎一枝独秀,独步书坛。2007年中国邮政发行《中国古代书法——楷书》特种邮票1套6枚,他书丹的名作《玄秘塔碑》荣列其中。

柳公权(778--865年),字诚悬,唐京兆华原(今陕西铜川耀州区)人。出身官宦世家,父柳子温乃丹州(治所在今陕西宜川)刺史。公权“幼嗜学,十二能为词赋”。宪宗“元和初,进士及第,释褐秘书省校书郎”,并在这个典司图籍的岗位上一干就是十年。

唐宪宗元和十四年(819),其兄柳公绰朋友李听镇夏州(治所在今陕西横山),延请柳公权为幕僚,掌书记。后来柳公权跟随领导入京汇报工作。即位未久的穆宗召见了他,欣谓公权曰:“我于佛寺见过爱卿的书法,想见你已经很久了。你别回去了,就留中央工作吧。”即日拜右拾遗,充翰林侍书学士。

公元821年唐穆宗(795--824)即位后,耽于宴游,不以国事为意。有一天问柳公权:“爱卿,咋样才可以写好书法?”柳公权对曰:“用笔在心,心正则笔正。”穆宗脸色大变,“知其笔谏也”。

穆宗、敬宗朝(821—827),柳公权侍书中禁,任弘文馆学士,掌管图籍,教授生徒;还参与一些朝廷制度沿革、礼仪轻重事宜。文宗时期(827--840),柳公权以诗赋书法卓绝,极得皇帝赏识。“迁谏议大夫。俄改中书舍人,充翰林书诏学士”。

一次柳公权陪文宗到未央宫,轿车刚停,文宗就令他说几句称颂的文章。柳公权环视一周,出口成章,左右逢源,言辞流利优美,同行者无不惊叹。文宗又笑着说:“卿再吟诗三首,称颂一下现在安定团结的太平景象吧。”柳公权毫无难色,慢步高歌,七步三首。文宗感叹地说:“当年曹子建七步成诗,爱卿七步诗三首,真乃奇才也。”

当然,柳公权绝非只会歌功颂德之辈。

有一次,文宗在便殿与六学士举行文艺座谈会,谈到西汉文帝节用爱民,文宗触景生情地撩起衣角说:“我这件衣服已经洗过三次了。”学士们都赞咏皇帝节俭美德,唯柳公权一声不吭。皇帝留而问之,柳公权回答:“人主应当是擢拔亲近贤良,远离阿谀奉承之辈。虚心纳谏,赏罚分明。穿洗过的旧衣服,实际上是小节。”当时一同参加座谈的人吓得两腿发抖,而柳公权义正辞严,从容镇静。

武宗即位(841—846),柳公权累迁金紫光禄大夫、上柱国、河东郡开国公、食邑二千户。后来又历任国子祭酒、工部尚书。唐懿宗咸通初年,改太子少傅、少师。咸通六年(865)卒,赠太子太师,时年八十八(《旧唐书·柳公权传》),成为整个中国书法史上十分罕见的高龄书家。

柳公权初学王书,遍阅初唐欧、虞、褚、陆诸家,体势劲媚,自成一家。当时公卿大臣家树碑立传,如果没能请动柳公权撰文书丹,人们会认为这家子孙不孝。外国人来长安朝贡,怀中往往专门揣有一个钱袋,上面写着这样几个字“此购柳书” (《旧唐书·柳公权传》),其见重若此 。柳公权的书法生涯约起于唐贞元年间(785--805),因为时誉极高,作品颇丰,可惜多已佚失,传今不过20余种。其中西安碑林藏64岁书《玄秘塔碑》(841)、60岁书《冯宿碑》(837)、59岁书《回元观钟楼铭》(836)即为国之重宝。

唐开成元年(836)六月一日,长安城著名的安国寺长老(上座)大达法师圆寂,享年六十七岁。朝廷赐谥曰“大达”,为安葬其灵骨,特别建造了玄秘塔,并于六年后(会昌元年)刊立此丰碑以为纪念。大达法师生前驻锡的安国寺原是睿宗李旦登基前的旧宅,景云元年(710)改为安国寺(遗址在今西安市新城区电厂路龙华村北侧)。唐代皇帝经常驾临该寺。

《玄秘塔碑》碑文系江南西道都团练观察处置等使、朝散大夫兼御史中丞、上柱国,赐紫金鱼袋裴休所撰。

碑文记载大达法师生平事迹。碑文记载:大达法师佛学素养精深,弟子众多,而且口才极好,讲起经来,“逢源会委”(碑文),滔滔不绝。最早“德宗皇帝闻其名徵之,一见大悦” ,随后经常请他进宫与儒道饱学之士研讨,并辅导皇太子学习。“顺宗皇帝深仰其风,亲之若昆弟,相与卧起” (碑文)。宪宗皇帝也多次巡幸安国寺,对待大达法师就像好朋友一样,经常咨询他一些问题。

撰文者裴休(791--864年),河内济源(今河南济源)人,祖籍河东闻喜(今山西运城闻喜)。唐朝中晚期名相、书法家,浙东观察使裴肃次子 。

年少柳公权6岁的裴休博学多能,工于诗画,擅长书法。所书《圭峰定慧禅师碑》,书风颇类柳公权。篆额为柳公权题写。

为《玄秘塔碑》书丹时,柳公权已经64岁。

以现存柳公权书迹考察,其书法殆可分为前后两期。六十岁以前为集古时期,即《旧唐书·柳公权传》所说他“初学王书,遍阅初唐欧(阳询)、虞(世南)、褚(遂良)、陆(柬之)诸家笔法”的时期,个人风格尚未完全成熟。60岁以后是柳公权书法“体势劲媚,自成一家”的时期。

《玄秘塔》是柳公权的代表作,也是1103年西安碑林建立之初就移入碑林的名碑。其主要特色,如果用两个字来形容,那就是“骨感”。“柳骨”是千百年来无数的欣赏者最直观的感受。早年杜甫(712-770)曾经认为“书贵瘦硬方通神”,可谓是柳公权的前世知音。

《玄秘塔碑》用笔如刀斧,干净爽利,断金裂石,果断犀利。棱角毕露,铁骨铮铮。《玄秘塔碑》比唐初的楷书更加大气,大气来自于硬朗。康有为在他的《广艺舟双楫》中称赞柳书“清劲峻拔”,其书如此,其人亦是如此。

为《玄秘塔碑》操刀刊刻的是中国古代最有名的刻碑圣手邵建和、邵建初兄弟。镌玉册官,又名刻册官,唐代属中书省,专职为皇帝刊刻祭祀、封禅、册命时使用的玉制简册。也包括刊刻一些重要、特殊的碑石、墓志。

柳公权对邵建和、邵建初兄弟刻碑技艺颇为赞赏,除了《玄秘塔碑》,柳公权书写的《回元观钟楼铭》《符璘碑》《金刚经》也是由邵氏兄弟刊刻。近年《邵建和墓志》在陕西出土,对墓主邵建和的卒年、年龄、卒葬地有了准确的记录。同时可见中唐以后,世家士族日渐式微,但在刻石技艺行业中却出现明显的集团化和家族化倾向。

?